辻吟澪月

一隻草履蟲

[文野/段子]五年上学,三年放羊

九仞:

摸鱼产物,小段子形式

OOC文笔渣。以上OK请↓



01.


港口黑手党与武装侦探社的直线距离为1万2千米。

假设芥川使用罗生门以每秒50米的速度向武装侦探社移动,与此同时中岛敦以每秒45米的速度向港口黑手党移动。

同一时刻,中原中也以每秒0.75米的速度向武装侦探社移动,15分钟后中原中也接到了首领的电话,开始以每秒75米的速度移动,同时从武装侦探社出发的太宰治以每秒-1米的速度向港口黑手党移动。


问:哪对双黑不会打起来?




02.


第1问中,如果太宰以每秒20米的流速向漂亮的大姐姐移动。


问:太宰治需要花多久才会沉到河底?




03.


桌子上有一个点心盒子,里面放着社长买来的兔子点心和小鸡点心。

已知所有点心的腿共有22条,脑袋4只。


问:咬掉了所有小鸡点心的头的江户川乱步今年几岁?




04.


坂口安吾喝掉一瓶眠眠打破后,可以保持清醒工作一天。

但是第二天需要喝掉两瓶眠眠打破。同时头发会以喝掉一瓶掉落十根的速度减少。


问:坂口安吾需要多久才会爆发成为弗利萨大魔王?




05.


阅读以下文章,并且回答文章后附带的问题。


我家的阳台,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棵树。一棵吊不死我,另外一棵也吊不死我。

这上面的夜的天空,奇怪而高。我生平没有吊得这么高过,虽然还是摔下来了。落下的地方有一些花草,长得十分混乱。街道居民委员会总叫我们打理打理,但是如果我去打理的话,搞不好会比现在长得更混乱。这并非我胡编乱造,喝了我家的水的安吾现在还躺在病房里,虽然他是被车撞到了的。

我没有再去看望他。织田也没有去。毕竟演完这场戏安吾就可以爬起来了。但是他本人并不知道这一点。大概因为特务科出场比较少,演员被忘在医院里也没人发现吧。这是我和织田之间的秘密。虽然我不知道织田知不知道安吾还没有出院。

织田是不爱去医院的。相传医院里有徘徊的亡灵,看到一个人便要抓住他问,你可看到了朝雾和春河这个月的更新,这更新里某某有没有出场,某某有没有画崩。我们是极不耐烦回答他的,织田却偏偏是个老好人,见到亡灵总会说。

“我没有看啊。”

对方便问到,你为什么不看啊。

织田就不得不告诉他,自己的戏份已经完结了。谁知那人定睛看了看织田,突然抱着头大喊鬼啊,于是织田也一脸懵逼的四下里找起鬼来,再一回头的时候那人已经不见了。看来的确是有鬼的。那之后有鬼的传言便流传开来。


1)你觉得墙外的两棵树是什么树( )

A.枣树

B.樱花树

C.天空树

D.连人都吊不死还好意思管自己叫树


2)主人公“我”的爱好是( )

A.上吊

B.给坂口安吾喝水

C.给坂口安吾开车

D.给坂口安吾喝水后开车送他到病院然后在病院的树上上吊


3)主人公,坂口安吾,织田作之助的关系是( )

A.卡卡罗特,弗利萨,短笛

B.大雄,静香,哆啦A梦

C.亚丝娜,诗乃,桐人

D.四年后腥风血雨的中心,四年前四年后都离腥风血雨的中心很近,四年前腥风血雨的中心


4)文中的织田作之助是( )注:此题可多选

A.天使!

B.天使!

C.天使!

D.天使!


5)请在空白处阐述无赖派的好,要求100字以上,题材不限,可以开车




06.


思想品德题:

你走在河边,手机掉进了水里。河神织田作拎着两个人上来,向你问道:

“你的手机砸到的是这个银色的安德烈纪德?还是这个金色的菲茨杰拉德?”

此时你的回答是( )

A.带走安德烈纪德

B.带走菲茨杰拉德

C.带走河神织田作之助

D.告诉河神你掉的是三星Galaxy Note7,不仅会砸人还会爆炸,然后和河神等四人一起快跑




【文豪同人/太亂】無題

樂不勒.:


傳說生物AU

CP:各種意義上(?)來說是太乱沒錯(?)

江戶川亂步 【山神】 我只能說他活很久,久到看過人世間冷暖看破紅塵

太宰治 【未成年的吸血鬼】 外見年齡10歲

OOC都是我的問題!

今天的翻譯不給力只好貼繁體 :(

<<<<<<<<<<<<<

坐在樹頂上,靠著樹幹支撐自己的身體,潔淨的腳丫子在空中晃啊晃的,像極了童心未泯的小孩子。微風吹起他那頭過於凌亂的頭髮,眼睛依舊是瞇著的,好像世間萬物都不得他的關注。但這到也是真的,活了幾千年了,有什麼是他看得入眼的呢?啊...除了那些跑進森林的人身上越來越新穎的道具和被遺留下的食物外。

喔,又有一個人跑進來了。他的目光撇向遠離登山步道,不自在地停在一棵樹邊的男人。他的位置離自己不遠,讓他能清楚地看見來者臉上明顯的猶豫神情。

他皺起臉來,大腦快速運轉著,試圖從記憶裡找出上一次看見出現這種表情的人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四個月前吧,他猜測。畢竟進來的都是一些渾身散發著"不如死一死一了百了,不用再在人間受苦"的氣場。

身為守護靈的關係,每當有人進來森林時腦中就會閃過幾個關於登山者生活的片段記憶。有時候他真的很不想要這個,但也沒辦法,不然在人類受困時他怎麼從那些記憶裡隨便抽出幾句話來激激他們的求生意志。不過這也讓人類世界流傳著森林裡面有會有偷記憶的妖怪,還是什麼有怪物會學著他們親密的親人的聲音說話...諸如此類的傳說。

想像力真是豐富,而且這可不是我自願去做的,只是不想讓森林被弄髒罷了。厭惡的咋舌。

『反正這只是虛幻浮世的短暫人生,無論此生寄托在什麼上面,差別都不大*。』

一一看過那些記憶後,這是他對人類這種生物的評論。

再將目光轉向那個離自己不遠,已經在樹枝上掛好繩子,現在在突起的樹根旁來回踱步的男人。

果然是沒想好就進來了嗎?唔...看在今天進來的人類祭的食物還不錯吃(尤其是那枝亮黃色甜甜的糖果)的份上讓他能回家吧。彈指,發出響亮且富有威嚇力的聲響,原本不停在變換的位置的樹們停下了,規矩的排回它們原本的該在的位置。希望他進來前有做記號吧,他可不想讓森林變得臭醺醺的,每天起床都要聞到那個味道,人類不煩自己都煩了!

「先生?」

稚嫩的嗓音換回他的意識,下意識地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不過他並沒有看見人類的身影。這使他疑惑,睜開雙眼,碧綠色的眼眸如同掃描機般在樹林間快速掃蕩,媲美天才的腦子快速運轉著。

人類看不到他,這是一定的。

有聲音但是沒影子。

--這不是人類。

這是他得出的結論。

「誰?出來。」收起話嘮的性格,簡單而明確的字眼實實在在的表明著他對於被他人冒犯到私人領域感到相當得不滿,他的雙眼再度瞇起,環顧四周。

一團黑影漂浮在他的眼前,開始變形膨脹,直到變成一個男孩的模樣時才停下。

「我打擾到您了嗎?」來者擁有一頭黑中帶棕微捲的頭髮,渾身上下的繃帶沾染上泥土與暗紅色血跡,沒被遮蓋在繃帶之下的褐色眼睛顯得空洞無神。男孩用拇指抹去被自己留在嘴角的鮮血,蒼白的皮膚在亮麗的紅色襯托下更加怵目驚心。

「你不是人,你是什麼。」假如言語能化成武器,那現在從他嘴裡吐出的問題,就像一把銳利的武士刀,止在離男孩腦門一公分的位置上。

「吸血鬼。」他遲疑的回答,整個人就像是10,11歲的孩子,完全讓人猜不到他其實是一隻早就活超過一世紀的非人生物。

「吸血鬼來這裡幹嘛?日本為什麼會有吸血鬼?」他是有聽說過西方的鬼怪來參加百鬼夜行的消息啦,但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而且假如真的有吸血鬼留在日本沒回去的話,那也應該在幾百年前就被那些驅魔師還有獵鬼人捉光光了才是。

「不知道。」男孩思考了一會兒後再次開口道:「我從白神山地的山邊醒來的。」他從事實中挑出幾個重點,組成一段比較不複雜句子誠實的回應。

「你叫什麼名字?你從那邊走來這?」

男孩仔細的回憶想他醒來後第一個被他吸血的男人,他的手上拿著一本書,當時進食完的他蹲下來翻閱著,而他很喜歡那個作者的名字,所以他決定把那個名字當作自己的來用。

「太宰治,先生,還有我的確是從那裡過來的,有什麼問題嗎?」他偏頭表達疑惑,事實上他是用飛的,但感覺也差不了多少。

「所以你知道外面的世界是長怎樣嗎!?」

「知道,外面很精彩。」男孩笑著回應,褐色的眼眸中迸出一絲的閃光。

「好,太宰你帶路,帶我去找有亮黃色甜甜的糖果的店!」他喚來一隻正在天空中打轉的鳥兒,「幫我跟人虎說今天森林他管,有人要砍樹就咬下去。」

「為什麼要我帶路?」

「因為我根本沒出過森林啊!」他用一臉"難道你不知道嗎"的表情看向浮在空中,滿臉疑惑的男孩。

「好吧,但是不要跑一跑迷路喔山神先生。」

「嘿,我至少比你多活了好幾千年好嘛!」他氣鼓鼓的跳下樹幹往森林的出口方向前進。


男孩看著山神的背影,神情略顯失落,無奈地打開心靈交流的開關。

『喂!混帳太宰,你什麼時候要把它弄走。』

『反正不是現在,白癡中也。』

『別對你的獵物心軟,那塊森林會是族人最完美的隱身處。』

『我沒有,只不過很有趣罷了,你有時間跟我吵為什麼不去擔心自己的身高呢?』

吵死了,不等對方的回應男孩便切斷了心靈交流的通道。


「如今的我,談不上幸福,也談不上不幸**。」男孩低喃著。

「嘿!快帶路啊!」山神站在寫著“登山步道入口”的牌子旁揮舞著雙臂。

「...好的先生!」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今天的第一個單純的微笑。

------------------------------------------
*取自-江戶川亂步《幻影城主》
**取自-太宰治《人間失格》

把一些非主流句子放在文豪野犬里的部分cp上

工藤明萱:

先声明一下,以下所有非主流句子,都来源于网络,非原创。


慎入


1.我生命里的温暖就那么多,我全部给了你,但是你离开了我,你叫我以后怎么再对别人笑。


——织太


2.你笑一次,我就可以高兴好几天;可看你哭一次,我就难过了好几年。


——森爱


3.曾经也有一个笑容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可是最后还是如雾般消散,而那个笑容,就成为我心中深深埋藏的一条湍急河流,无法泅渡,那河流的声音,就成为我每日每夜绝望的歌唱。


——安太


4.别把我看透,那样你会对我失去所有兴趣。


——太乱


5.也许,只是一个单纯的孩子,尽管我不会原谅。


——敦芥


6.原谅我无法用太多的甜言蜜语来博取你的欢心。


——国太


7.我们的关系多像积木啊,不堪一击却又千变万化。


——双黑


8.这辈子只想寄居在你这温暖的视线里。


——社乱


9.如果我从没遇见你,如果我从没爱上你,如果我一开始没坚信,也许我就不会是现在的这个自己。


——太敦


10.每天能看到你,是我最大的幸福。我不再奢求什么。


——芥樋


最后私心


一天将尽,离别之后,明日我们还会相见吗?明日,也许是天涯之遥。


——黑时代三人组


因为存档原因,每个句子我硬是重新找了三遍
其实有的还挺虐的不是吗?

©辻吟澪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