辻吟澪月

一隻草履蟲

【文豪同人/太亂】無題

樂不勒.:


傳說生物AU

CP:各種意義上(?)來說是太乱沒錯(?)

江戶川亂步 【山神】 我只能說他活很久,久到看過人世間冷暖看破紅塵

太宰治 【未成年的吸血鬼】 外見年齡10歲

OOC都是我的問題!

今天的翻譯不給力只好貼繁體 :(

<<<<<<<<<<<<<

坐在樹頂上,靠著樹幹支撐自己的身體,潔淨的腳丫子在空中晃啊晃的,像極了童心未泯的小孩子。微風吹起他那頭過於凌亂的頭髮,眼睛依舊是瞇著的,好像世間萬物都不得他的關注。但這到也是真的,活了幾千年了,有什麼是他看得入眼的呢?啊...除了那些跑進森林的人身上越來越新穎的道具和被遺留下的食物外。

喔,又有一個人跑進來了。他的目光撇向遠離登山步道,不自在地停在一棵樹邊的男人。他的位置離自己不遠,讓他能清楚地看見來者臉上明顯的猶豫神情。

他皺起臉來,大腦快速運轉著,試圖從記憶裡找出上一次看見出現這種表情的人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四個月前吧,他猜測。畢竟進來的都是一些渾身散發著"不如死一死一了百了,不用再在人間受苦"的氣場。

身為守護靈的關係,每當有人進來森林時腦中就會閃過幾個關於登山者生活的片段記憶。有時候他真的很不想要這個,但也沒辦法,不然在人類受困時他怎麼從那些記憶裡隨便抽出幾句話來激激他們的求生意志。不過這也讓人類世界流傳著森林裡面有會有偷記憶的妖怪,還是什麼有怪物會學著他們親密的親人的聲音說話...諸如此類的傳說。

想像力真是豐富,而且這可不是我自願去做的,只是不想讓森林被弄髒罷了。厭惡的咋舌。

『反正這只是虛幻浮世的短暫人生,無論此生寄托在什麼上面,差別都不大*。』

一一看過那些記憶後,這是他對人類這種生物的評論。

再將目光轉向那個離自己不遠,已經在樹枝上掛好繩子,現在在突起的樹根旁來回踱步的男人。

果然是沒想好就進來了嗎?唔...看在今天進來的人類祭的食物還不錯吃(尤其是那枝亮黃色甜甜的糖果)的份上讓他能回家吧。彈指,發出響亮且富有威嚇力的聲響,原本不停在變換的位置的樹們停下了,規矩的排回它們原本的該在的位置。希望他進來前有做記號吧,他可不想讓森林變得臭醺醺的,每天起床都要聞到那個味道,人類不煩自己都煩了!

「先生?」

稚嫩的嗓音換回他的意識,下意識地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不過他並沒有看見人類的身影。這使他疑惑,睜開雙眼,碧綠色的眼眸如同掃描機般在樹林間快速掃蕩,媲美天才的腦子快速運轉著。

人類看不到他,這是一定的。

有聲音但是沒影子。

--這不是人類。

這是他得出的結論。

「誰?出來。」收起話嘮的性格,簡單而明確的字眼實實在在的表明著他對於被他人冒犯到私人領域感到相當得不滿,他的雙眼再度瞇起,環顧四周。

一團黑影漂浮在他的眼前,開始變形膨脹,直到變成一個男孩的模樣時才停下。

「我打擾到您了嗎?」來者擁有一頭黑中帶棕微捲的頭髮,渾身上下的繃帶沾染上泥土與暗紅色血跡,沒被遮蓋在繃帶之下的褐色眼睛顯得空洞無神。男孩用拇指抹去被自己留在嘴角的鮮血,蒼白的皮膚在亮麗的紅色襯托下更加怵目驚心。

「你不是人,你是什麼。」假如言語能化成武器,那現在從他嘴裡吐出的問題,就像一把銳利的武士刀,止在離男孩腦門一公分的位置上。

「吸血鬼。」他遲疑的回答,整個人就像是10,11歲的孩子,完全讓人猜不到他其實是一隻早就活超過一世紀的非人生物。

「吸血鬼來這裡幹嘛?日本為什麼會有吸血鬼?」他是有聽說過西方的鬼怪來參加百鬼夜行的消息啦,但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而且假如真的有吸血鬼留在日本沒回去的話,那也應該在幾百年前就被那些驅魔師還有獵鬼人捉光光了才是。

「不知道。」男孩思考了一會兒後再次開口道:「我從白神山地的山邊醒來的。」他從事實中挑出幾個重點,組成一段比較不複雜句子誠實的回應。

「你叫什麼名字?你從那邊走來這?」

男孩仔細的回憶想他醒來後第一個被他吸血的男人,他的手上拿著一本書,當時進食完的他蹲下來翻閱著,而他很喜歡那個作者的名字,所以他決定把那個名字當作自己的來用。

「太宰治,先生,還有我的確是從那裡過來的,有什麼問題嗎?」他偏頭表達疑惑,事實上他是用飛的,但感覺也差不了多少。

「所以你知道外面的世界是長怎樣嗎!?」

「知道,外面很精彩。」男孩笑著回應,褐色的眼眸中迸出一絲的閃光。

「好,太宰你帶路,帶我去找有亮黃色甜甜的糖果的店!」他喚來一隻正在天空中打轉的鳥兒,「幫我跟人虎說今天森林他管,有人要砍樹就咬下去。」

「為什麼要我帶路?」

「因為我根本沒出過森林啊!」他用一臉"難道你不知道嗎"的表情看向浮在空中,滿臉疑惑的男孩。

「好吧,但是不要跑一跑迷路喔山神先生。」

「嘿,我至少比你多活了好幾千年好嘛!」他氣鼓鼓的跳下樹幹往森林的出口方向前進。


男孩看著山神的背影,神情略顯失落,無奈地打開心靈交流的開關。

『喂!混帳太宰,你什麼時候要把它弄走。』

『反正不是現在,白癡中也。』

『別對你的獵物心軟,那塊森林會是族人最完美的隱身處。』

『我沒有,只不過很有趣罷了,你有時間跟我吵為什麼不去擔心自己的身高呢?』

吵死了,不等對方的回應男孩便切斷了心靈交流的通道。


「如今的我,談不上幸福,也談不上不幸**。」男孩低喃著。

「嘿!快帶路啊!」山神站在寫著“登山步道入口”的牌子旁揮舞著雙臂。

「...好的先生!」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今天的第一個單純的微笑。

------------------------------------------
*取自-江戶川亂步《幻影城主》
**取自-太宰治《人間失格》

评论
热度(20)
  1. 辻吟澪月樂不勒. 转载了此文字
©辻吟澪月 | Powered by LOFTER